武冈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竞

我在淘宝帮人代拍车牌让642个上海宁成了老司机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3:21:20

16万人在一分钟内打出价格,拍中沪牌的不足万人。“拍手”们的竞技场比股票交易所更刺激。

文/ 蔡小霞

编辑/ 屠雁飞

2015年,做汽车配饰生意的上海人朱锦添,成了朋友圈的锦鲤。

他的手下张晓飞一连帮他拍中了好几块沪牌。朱锦添自己也觉得稀奇,便晒到了网上,朋友看到后纷纷来求助,要求“代拍”。几个月后,求助的人数直线涨到上百人。

靠着这项本事,老板索性砍去了公司原本的业务,专心做起了车牌代拍生意,开了“好容易拍牌”的淘宝店。那一年,上海的车牌,已经飙到了八万多一块,被称为“史上最贵的铁皮”。朱锦添的业务,供不应求。如今,这家代拍沪牌的网店,一天都能接到近千笔订单。

我在淘宝帮人代拍车牌让642个上海宁成了老司机

连中数次的张晓飞,已然是店里的技术主管。在他们圈子里,像张晓飞这样的“技术男”还有另一个更形象的名字,“拍手”。

张晓飞说,绝顶的拍手,起码是入行了五年以上的,还得有些天赋,玩游戏玩得好是“刚需”。

“16万人在一分钟内打出价格,拍中沪牌的不足万人。拍手们的竞技场比股票交易所更刺激。”

我在淘宝帮人代拍车牌让642个上海宁成了老司机

最后十几秒改价

对于上海人而言,竞拍沪牌的苦,谁尝过谁知道。

李小媛如今是这家代拍店的店长。两年前,她也曾是张晓飞的客户。

2017年初,李小媛的丈夫,“勤勤恳恳”研究了一年,竞拍了一年沪牌,都没成功。“他连朋友结婚、满月酒都不去参加了,因为这些酒席经常安排在周六,和拍牌时间撞了。”李小媛说。

但车牌迟迟拍不下来。心急的李小媛甚至想去买一辆新能源的车,“就为了免费送沪牌,方便接送小孩。”考虑到“牌随车走”,李小媛犹豫着没有下手。

巧的是,就在这段时间,李小媛跳槽后来到了朱锦添的公司。入职的第三个月,李小媛认识了张晓飞。他答应帮她竞拍沪牌。

我在淘宝帮人代拍车牌让642个上海宁成了老司机

竞拍那一天,张晓飞特地带了“徒弟”来观战。

“又跳了又跳了,涨了7000啊!晃得我眼睛疼,大神你还不出价啊?”

坐在张晓飞旁边的新拍手,看着最后十几秒电脑屏幕上,疯狂往上蹿的价格,已经慌了手脚,手忙脚乱输入了一串数字。

“别慌,看清楚之后再输。”

张晓飞冷静地观察数据变化,脑中飞速运转。11点29分55秒,离竞拍结束只剩5秒时,他快速地敲下键盘,在原价格基础上加价800,59秒时提交成功!他深吸一口气然后重重躺向椅背。

张晓飞出的价格,离最低成交价相差200。“妥了。”

李小媛终于有了上海牌照,尽管这花光了夫妻两人接近两年的储蓄。“我们拍下的成交价格是89800元,当时我跟我老公一个月工资一共才15000元,所以就办了分期贷款,工资加上储蓄,还了一年还完。”

“这一小块铁皮,完爆当时上海的房价。但拍到那天,还是感觉赚到了。”李小媛说。

“绝顶拍手“靠”吃鸡”练手速

对于90后小伙儿张晓飞来说,成为拍手,实属意外。

在上大学期间,张晓飞组过一个游戏战队,战队成员共12个,清一色的男生。“主要打CS游戏,也参加过专业游戏竞技比赛,前五名吧。”

后来进了公司,成了一名前端开发。在他的职业规划中,成为一名资深“码农”,才是终极目标。

2015年,他帮老板代拍车牌,一战成名。他坦言,最初帮老板成功拍下沪牌,运气的成分更大一些。“2015年沪牌还没有现在这么难拍,我在拍之前也只是稍微看了攻略。”

但如今,车牌越来越紧俏,光靠运气是不够的。“绝顶拍手”需要网速快、手速快,对价格预判准确。

“车牌指标竞拍最后一分钟,十几万人出价。对网速要求非常高。网速不好,服务器卡顿的话,你看到的平均价格是滞后的。”

为了成为“绝顶拍手”,公司给他们配了百兆企业级的光纤宽带。“速度超快,几秒钟可以下好一个电影。”

钻研竞拍技术、代拍车牌,成了张晓飞的日常。他发现,自己当年打游戏练出来的超快手速,竟然对竞拍上海车牌很有帮助。“最后十几秒,最后一次出价能很快并且准确输入,很多人会卡在验证码上,我现在输入数字验证码只要几秒钟时间。”

张晓飞不好意思地说,如今他面试新拍手,也要看人家游戏玩得好不好。“比如大热的‘王者荣耀’和‘吃鸡’,不看段位,会现场让他跟我们技术人员比一场,看操作、看反应速度、还有游戏意识。”

上海车牌每月一拍,大多数都安排在每个月的第三个“周六”。

对于张晓龙来说,竞拍沪牌就像“月考”。

上个月,店铺的652笔订单中,有219单中标。张晓飞交出了中标率33.6%的“成绩单”,比“国拍网”发布的平均中标率要高出28个百分点。

为了能在“月考”中发挥出色,张晓飞带领三百名拍手,几乎每天都在训练竞拍技巧和熟练度。

前年,张晓飞团队开发了一个模拟的竞拍系统。“我们复刻下每一次竞拍的过程,分析整场的价格走势,每天都在系统上反复训练。”

在正式竞拍的前一天,每个拍手都会上机封闭式训练至少一小时。

有人做过统计,成功竞拍到一块沪牌的概率,就跟考上211大学的概率差不多。今年前四个月,店里的600多名拍手,一共中标642单。

“大部分是一到六次就中标的,心情就像送了642个人进了重点大学。”

有人竞拍成功后,立刻买了法拉利

642个买家之中,不乏一些“土豪”和明星。

去年,一个90后上海妹子朱丽丽(化名),在店里下了一笔“黄金拍手”的订单。订单金额是6980元,“6次不中赔1500元”。第二个月,朱丽丽就成功拿到了竞拍成功的标书。

交易成功之后,按照“行规”,如果朱丽丽能帮忙介绍新客来店里下单,每成功一笔,可以领50元红包。一开始,店长和张晓飞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。“店里的拍牌价,分三个档次。朱丽丽当时拍下的链接,是中档价位的,很多土豪都是直接下了9980元档的。”

没想到的是,朱丽丽就又在店铺下了一单,同样是在第二次竞拍时“成功上岸”。店长李小媛信守承诺,给朱丽丽发去50元红包。没想到,朱丽丽给李小媛秒回了2000元的大红包,“谢谢你们,让我和我老公这么快能拿到沪照。”

朱丽丽和丈夫在竞拍成功之后,在车展上火速买了一辆法拉利和一辆宝马,市价要400多万元 。

这以后,朱丽丽还介绍了一些朋友来店里下单,但从没向他要过“介绍费”。她的一位朋友直接透露:“你们这点小钱她是看不上的,人家家里做大生意的,上海好几套房。”

张晓飞也觉得这个圈子的人跟自己很不一样,有钱得超出他的想象。

朱丽丽的那位朋友在竞拍成功之后,花四万多元买了一只小狗。“原本是打算花在车牌上的钱,没想到直接省了这么多钱,就奖励一下自己。”

一个在上海买了房子的一线男明星,也曾在店里下过订单。李小媛透露,他演过不少热门电视剧,是出了名的“老婆奴”,跟老婆恋爱长跑多年。“他自己竞拍了很长时间都没拍到,是他老婆帮他下的单,3980元档的,应该是不着急上牌。”李小媛说,“第五个月才拍中。”

为了“接生意”,

滴滴司机拍下九万多的车牌

张晓飞的大部分客户,都是“不差钱”的,但凡事都有例外。

2017年夏天,店里的订单量上涨。“一个月能有2000多单,比平时多了大几百单。”销售告诉张晓飞,许多下单的买家,竟然是网上接单的“网约车司机”。

为了做“网约车”生意,有人买下动辄近9万沪牌,这让张晓飞感到很困惑。有一天,他终于忍不住问店里的销售:“他们的家都不在上海,沪牌并不是刚需。仅仅为了开网约车就办沪牌,代价有点高吧?”

店里的销售告诉他,对于大部分网约车司机来说,这9万元钱更像一笔启动押金。

上下班高峰期,乘客更愿意选择有沪牌的车辆乘坐。因为外地牌照高峰期不能上高架桥,相对比之下会比上沪牌车慢很多。

“为了让自己的生意好一些,大家都会选择办理一个沪牌。毕竟哪天在上海混不下去要回老家了,沪牌是可以退的啊,价格差不了多少,反正亏不了。”

还有不少上海本地人,办理一个沪牌也去当了“网约车司机”。“基本早上和晚上上班,下午睡觉,很快能把9万赚回来。”

去年秋天开始,来李小媛店铺下单代拍沪牌的,少了许多。

最近一段时间,因为买新能源车,免费送沪牌的政策,导致店里的订单量有所下滑,但张晓飞并不是特别担心:“毕竟我们竞拍的蓝色沪牌是可以继承的。父亲可以传给儿子,不需要了也可以退回,因此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,蓝色沪牌仍是刚需。”

伟哥真的能延时吗 伟哥能延长多少时间一粒?

怎么买印度神油

viagra包装

伟哥好不好用

相关推荐